当前位置: 首页 -> 教学教研 -> 校际交流
 新闻详情
历史上重建自由——张曙
信息来源:本站讯 发布时间:2013-08-28

历史上重建自由

    欧洲之行已完美落幕,坐在书桌前回忆起的并非宫廷美景,而是一个民族对自然的顺应,对历史的铭记,对生命的热爱,这种触动在对比之下带来深深的愧疚和强大的动力。

    晚上的班机从慕尼黑到柏林,夜色下的街道亮起了灯火长龙,它们圈起一片片黑暗的森林,清晨,公路旁,小社区间不同种类不同高低的树林竞相生长,有轨电车飞驰而过,露出自行车道上的孩子们,戴着头盔,穿梭在树木的阴影与阳光之间,悠悠向前,对面的墙上排着一系列的涂鸦。

    一切如此顺然,顺应自然发展,树木不修边幅不排种类,只是长在它长出来的地方,小孩子们的涂鸦艺术品随处可见,任由创造。顺应人类发展,渗透入教育中,学习层层深入,严格又留足个性。在那里,我们观摩了一节体育课,孩子们换上运动服尽情跑步跳跃,身上每个细胞都在伸展呼吸,笑靥如花。他们的动作没有难度,姿态并不优美,只是活动,一切可以如此简单快乐,充分诠释者存在的意义。

    而我们的体育课又有多少动作是为了应付考试,我们有没有充分享受在阳光下的每一次呼吸,运动与学习相协调,效率才能提高。我们的植树、园艺有没有遵从自然发展的规律,我们把他们修剪成千篇一律,只为了赢得某些浮夸的赞誉,有没有问过它们是否愿意?

    在德国—一战二战的发起国、战败国,虽早已进入高度文明时代,但仍还可以看出战争分裂带给他们的记忆,我们的司机叫Manfred,译为“爱好和平的男人”,虽然一笑而过,但明显能感觉出对时代伤痕的歉疚。在国会大厦,曾经攻克柏林的标志性建筑,插满了德国国旗,大理石雕像泛了黄,岩料已被打磨出痕迹,透露、散发着哀伤、沉重,但更多,是铭记,是向前的勇气。这个从战火中走出来的民族更自信,更热爱和平,更理智,更自由。日本一直认为二战中的罪恶史影响青少年的民族自尊,但我看到的截然相反德国比原来走得更坚定,更自信,孩子们在风中吹散的笑脸,幸福的呼唤,更纯洁,他们在法制框架下追求自由战火的洗礼,在民族伤痛中勇敢走向未来。

    那天,来到柏林墙,我慢慢走过这些画,穿越时代的挣扎与渴望深深震撼着我。在历史上,这座墙下打死过239位百姓,现在立在这里的,是他们的墓志铭。旁边,一簇紫色的矢车菊迎风摇曳。

    其实德国也随时随地透露着德意志帝国曾经的繁盛,无忧宫的园林艺术,泉边的大理石雕像,英式花园中鸟儿鸣唱小溪流淌,如仙境一般。科隆大教堂,我们倾听了晚祷告,歌声唯美浓厚,老夫妇安静地坐在一起,阳光透过穹顶玻璃照在他们身前的圣母像上,如此安详、宁静。他们相信感化的力量,很早就废除了死刑,这与我们根深蒂固的杀人偿命的观念相冲突,法律尊重每一条生命,死亡并不能真正解决问题,相反更像一种逃避。这令我们吃惊,法治的高度文明是废除死刑的开化,国内近来的暴力行为令我们反思法治的漏洞,这是个不错的借鉴。

    行至此处,要和这片土地说再见了,它不仅映出了我们的错误,还反复向我们证明着:人与自然原来可以相处的那么愉悦,人与人之间原来可以充满理解,这个世界原来可以如此宁静,美好。

    加油吧,中国,我期待你的改变,祝福你的明天!

 

地址:天津市河东区成林道30号  电话:022-24316337  E-mail:tjsdqzx@163.com
天津市世纪伟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网站建设
天津七中 内容版权  津ICP备16008442号-1 | 津教备0123号
技术支持:世纪伟业  教师应用:办公OA平台 短信平台 后台管理